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體驗橫向攀巖

攀巖作為新興的健體強身運動,正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喜愛。

  前不久,我和幾位朋友來到一座主題公園玩了一把橫向攀巖。我們趕到那裡時,許多人都已排立在那兀立著延伸著的陡峭巖壁旁,等著玩一回這新奇而刺激的遊戲了。看著那些大膽而富有冒險精神的人們緩緩地攀爬在那堵橫巖上,就像一個大寫著的曲曲扭扭的「一」字。我站在邊上,觀賞一會,猶豫一陣,又思慮半晌,最終,在一種好奇冒險的慾望驅使下,我也挺身加入了攀巖的隊列。

  不一會,我踩著那嵌在巖崖上的一個個忽高忽低的踏腳鐵桿登上了巖壁。由於事先未知此番旅行中有此項目,我穿的是皮鞋,且還有那截大高跟,踩在那細細的鐵桿上,想像得出那番艱難。爬了一段行程,平時缺乏鍛煉而身子又微微發福的我,感覺有些體力不支。因是初次嘗試,既緊張又疲累,呼吸有些急促,氣喘起來,尤其是感到那顆猛烈跳動的心在重重地碰撞著胸壁,於是我開始調整暗示著自己,定定神,放鬆身心,用嘴呼吸,連作了幾個深長呼吸後,心緒慢慢安寧下來。

  橫向攀巖主要是靠雙臂用力使勁,雙手不停地向前攀爬,在不斷用力急拉住鐵環時,兩手掌心感覺一陣陣熱辣辣的劇痛,就像撕裂皮肉般地讓人難以忍受。越攀到後面,巖峭越來越艱險崎嶇,一會兒要拱起身子,一會兒左扭身,右轉腰,漸漸地我覺得雙臂酸疼得已經好像不是自己的。攀巖的隊伍徐徐向前,停頓不得,我暗暗地為自己鼓勁打氣:堅持到底,就是勝利。在爬過最後一刻的緊要險關、突起又凹陷的巖峭石壁時,我幾乎是咬緊牙關,使出了全身僅有的一點蠻力。終於回到地面,鬆弛下來的我渾身癱軟無力,站立的兩腿也像篩糠似地發顫,吁吁喘息的那顆悸動的心還在急急亂跳,但內心的感覺是酣爽而盡興,痛快又過癮的。終於讓我也玩了回心跳,玩了把刺激,玩了次酷。

  攀巖作為驚險而時髦的運動,它不但考驗著你的勇氣膽略,也體現你的體力和耐力。細觀那道壁崖上攀爬的人們,卻只見少年頑童,青年男女,偶見幾個成年壯男,卻沒見著一個中年女士,那次的攀巖讓我這個漸老的體態再一次領略了青春蓬勃的氣息、活力迸湧的激情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