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凶樓(2)

  (四)搖搖椅
  胡榮漢說道:「那裡有什麼鬼!這不都是好好的!」我也很奇怪,但眼前的確是一切正常,也不好說什麼,但我確信這個房子真的很不乾淨:「我剛才是真的看到了。」
  胡榮漢瞥了我一眼,有點不耐煩的說:「好了,好了,我開了一天的出租車,累了,我要睡了。」說完開門走進我隔壁的房間。我一看,立刻大聲叫住他:「不要進去,這裡面也很不對勁!」
  胡榮漢回過頭,說道:「什麼不對勁?」我立刻告訴他昨天晚上這間屋子裡的那個恐怖的聲音的事情。他才聽了幾句,就打斷我:「你這個人怎麼那麼囉嗦,不要胡說八道的好吧!早知道是和你這樣的人合租,我才不簽合同呢!」走進那房間,「碰」的一響把門關上了。
  我好心討了個沒趣,心情實在很不好。但轉念一想,覺得也不能怪他,如果換成我,可能也是這樣的反應。這個時候已經21:14,不知道那個聲音今晚會不會出來?我已經開始擔心胡榮漢的安危。
  回到自己的房間,剛才那一幕又在腦子裡浮現出來,身體不由打了個冷顫。想到要在這種房間睡覺,實在心慌,雖然還有兩個房間空著,但誰知道那裡面是不是會有更加恐怖的東西呢?!只好硬著頭皮住下去了。
  過了不久,我就聽到隔壁胡榮漢出來到衛生間去刷牙,等他回到自己房間,沒一會,就傳來打呼的聲音。看來他是睡著了,絲毫不知道自己身處險境。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我的心也越來越吊緊,但是由於昨晚沒睡,現在感覺很疲勞,最後終於支撐不住,決定去睡一會。
  我一躺下去,很快就睡著了,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,我隱約聽到一種聲音,好像是木頭互相摩擦發出的聲音。我慢慢的睜開眼睛,藉著月光,只見我的那搖搖椅居然自己在前後搖動,聲音就是它發出來的!
  我立刻如同觸電般坐了起來,眼睛死盯著那椅子看。那椅子依舊不停的搖動,好像有個人坐在上面的一樣。「又來了,這裡的怪事怎麼那麼多!」我才想到這裡,忽然只聽到一聲冷笑。
  這聲音近在咫尺,我不由毛骨悚然,說道:「是誰?!」那個聲音沒有回答我,整個屋子只有搖椅不斷發出的響聲,陰森森的。我摸索著想去把電燈打開,就在我將要觸及開關的一剎那,我突然感覺呼吸困難,脖子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勒住了一樣。
  事實是我脖子上什麼都沒有,可是我明顯的感覺到我的氣管被慢慢的收緊,我想叫出聲,但更本喊不出。我滿面通紅,舌頭已經吐出,突然,我腦海中出現了那個女鬼上吊的情形,也是舌頭吐出,「難道是那個鬼魂要害我,而且用的還是她自己死的方法?!」想到這裡,我更加驚恐,雙手不斷的亂舞,想抓住什麼。
  我要抓什麼?我自己也不知道,只能說是求生的本能的反應。就在我垂死掙扎的時候,忽然聽到隔壁的房門打開,胡榮漢從房中走了出來,我知道這是我唯一能獲救的機會,拼盡我所有的力氣,一腳踢翻我的衣櫥,發出了很大的聲音。
  這一招果然引起了胡榮漢的注意,只聽他走到我房門前,用力敲了幾下,「你在幹什麼啊!那麼大的聲響,世界大戰啊?!」那個勒住我脖子的力量突然消失,我一下子從床上摔了下來。
  我掙扎著站起來,把門打開,胡榮漢又是一陣劈頭亂罵,我等他罵完,將事情的原因告訴他,他白了我一眼:「哼,少胡說八道。你說有東西想掐死你,我倒要看看有沒有痕跡留下來。如果沒有,你以後就少在我面前說這種事情!」他把燈打開,兩隻眼睛忽然緊緊的盯著我的脖子,臉上泛出一絲驚恐之色。
  我感覺不對勁,拿了塊鏡子一照,這才發現,有一條很深的血痕留在我脖子上,兩邊還滲出血水,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擦破的一樣。
  (五)原委
  第二天,我一定要去找老王,問問清楚這個房子到底是怎麼回事。我生怕他像昨天一樣又開溜了,一大早就守在他的門口。將近7點多,他們夫妻兩出門了,他的妻子先看到我,由於她比較矮,她的眼睛正好看到我的脖子,只見她的臉色立即變的慘白,渾身也在發抖。
  我一看這情況,更加確定他們有事情瞞著我,說什麼我也要問清楚。誰料到,今天老王居然特別合作,當他看到他妻子的反應,和我脖子上的傷痕後,主動和我說:「沒有想到事情會那麼嚴重,今天我下班回來把事情全都告訴你吧。」
  到了下午4:30,老王回到了家中,我拉上胡榮漢一起坐在他對面,他的妻子躲的遠遠的。老王歎了口氣說道:「這房子的主人是個大款,他另有一套獨立樓房,不住這裡,所以這個房子就租了出去。幾個月前,有一戶人家搬來住,是對夫妻,沒有孩子。
  女的三十出頭,每天一大早出去買菜,有的時候就在電梯口和我們碰見。那個男的我從來沒有看到,只聽說是做早班的。我的妻子人很熱心,平時鄰里關係處的最好,所以經常和那個女的聊聊家常,兩個人也比較熟。
  他們剛搬來的時候還好,但幾個禮拜後,他們就開始吵架,天天吵,聲音響的整個樓面都聽的到。裡委那些老阿姨常去勸,但也沒有用,問他們是怎麼回事,那個女的只是在那裡哭,什麼都不說。
  後來我妻子也去勸,勸了幾次,那個女的終於忍不住,把事情講了。原來他們夫妻兩問人家借了幾十萬做生意,但兩個人都不是做生意的料,不到半年,都虧了。債主逼債又逼的狠,又加上那個男的在外面有花頭,他們天天就為了這個事情在吵。
  幾天後,那個女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又搞到了錢,只差十多萬,就可以把債還了。她原本想先清了債,然後再慢慢的勸他男的回心轉意,兩夫妻好好的過日子。這也的確是條路,所以那個女的那天明顯心情好了很多,打扮的花枝招展的。
  她跑來找我妻子,說是她的親戚那裡都借遍了,希望我們能借她點錢,讓她能還了債。我妻子是老好人,說:『一下子拿十多萬可能不行,今天我先給你兩萬,明天我回來的時候去一次銀行,提錢出來給你吧。』那個女的聽了很高興,拿了兩萬回去了。
  誰想到我妻子在公司裡一忙,就把這個事情給忘了,回到家,銀行都關門了。等那個女的來時,只能說:『哎喲,我給忘了,明天吧,明天我一定拿來。』那個女的聽了,臉色就很不好看,回去了。
  第二天,我妻子準時取了錢,但沒看到那個女的來拿,去敲她的門,也沒有人來開。又過幾天,下班回來後,忽然看到樓下幾部警車,十多個警察都在我們這層樓面,只見他們從那女的房子裡出來,還抬了一個擔架,擔架上用白布蓋了一個人。後來一打聽,才知道,原來那個女的竟然上吊自殺了,死了已經好幾天,屍體都發臭了。
  幾個老阿姨告訴我:『那個女的東借西湊,已經差不多能把債還了,上星期三,她本來還打扮的挺漂亮的,準備等男的回來吃飯,但誰想到,那個男的回來後,把女的借到的錢都給拿走了,那個女的想不通,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,所以當夜就上吊了。』
  我一算,上星期三,不就是我妻子忘了提錢的那天嗎?我後來擔心我妻子為這件事情內疚,也沒告訴她。可是,怪事就在幾天後的一個晚上發生了。」
  (六)王家的恐怖夜
  他妻子本來還遠遠的坐著,聽到這裡,不由的臉色蒼白,帶了孩子到另一間屋子去了。老王無奈的搖了搖頭:「她本來想做件好事,但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弄的她好幾夜都睡不好。那天晚上我在睡夢中,忽然被人推醒。只見我妻子雙手亂舞,嘴裡說著胡話:『我是想借給你的,我是想借給你的,是真的,是真的。你不要過來,不要過來!』叫聲越來越慘。
  我趕忙叫醒她,等她醒過來,渾身發抖,臉色很差,連忙叫我把燈打開。我問她怎麼回事,她起先不說,後來在我一再追問下,才說了。
  原來她夢見那個女的來找她,一開始還是挺漂亮的樣子,好聲好氣的問她借錢。後來一段模糊,接著夢到她說忘了取錢那一段,那個女的本來好好的臉的忽然變的青黑,舌頭吐出,披頭散髮的樣子,兩手掐著我妻子,嘴裡惡狠狠的說道:『都是因為你不借給我,才到今天的地步!我過不好,你也休想過的好!』
  當時,我只能安慰她,說是她白天太累了,所以才會做惡夢而已。可是恐怖的是,從那天開始,她天天晚上都做這個夢,一次比一次可怕。本來我還能叫醒她,但到了後來,怎麼推她都不醒。我覺得這個事情不同一般,於是找了些懂行的人,他們說給她戴個玉塊,就可以辟邪,那些夢就不會出現了。
  我們一試,真的很靈驗,一個多月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。慢慢的就把這件事情給淡忘了。後來有一天深夜,我妻子起床去廁所,由於不小心,踢倒一個凳子,把我也吵醒了。我一看沒有什麼大事,又繼續睡,但怎麼也睡不著。過了一會,忽然覺的很奇怪,她怎麼去了那麼久都沒有回來。於是起身去廁所。
  一打開廁所的門,嚇了我一大跳,我只看見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兩手死死的掐著我妻子的脖子,我妻子已經兩眼翻白了。我趕忙想去把燈打開,那個女的突然轉過身,向我撲來,那一瞬間,我看到「她」臉,就是那個上吊自殺的女人!
  我立即把燈打開,在燈開的一瞬間,那個女人也不見了。後來我把我妻子送到醫院,若是再遲一點,我妻子就沒有命了。後來居她說,那天她去廁所洗個臉,覺得胸前的玉有點麻煩,就拿了下來。洗到一半,突然看到鏡子竟然裡顯現出了那個女的臉,臉色極其恐怖,兩隻手一下子從鏡子裡伸出,掐住了她,她連喊都喊不出。以後的好幾天,她的脖子上都留有你那種傷痕,所以她今早看見了,才特別害怕。
  隔天,我又請了那個懂行的來,聽他說他要和鬼談判,結果是那個女鬼要我們為她做幾場超度的法事。我們都答應了,馬上去為她做。這件事情總算可以平靜下來。
  我們不是有意不告訴你們,實在是怕你們聽了害怕。可是誰想到,她居然還留在那個房子裡。你們準備怎麼辦?」
  我和胡榮漢對望一眼,幾乎異口同聲的說:「你請的那個懂行的人在哪裡?」老王回答:「就是17樓的洪老,他以前是出家的,十年文革的時候被迫還俗了。」聽了他這話,我們都鬆了口氣,連忙讓老王一起和我們去請洪老,讓他幫我們也做一場法事。
  雖然我平時不太相信這種事情,尤其是和鬼談判什麼的,覺得很荒唐,但這個時候,我可是真的希望能有,而且很好奇這究竟是怎麼進行的。同時也有點擔心,這場法事真的管用嗎?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